會員登錄 | 注冊
魯迅精神與文化自覺
時間:2019年05月14日

    許旭虹

     

    魯迅是我國著名文學家、思想家,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重要參與者,也是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人。毛澤東主席對魯迅有高度評價: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2018年是魯迅小說《狂人日記》發表100周年,當我接觸到沈鵬、李建春合著的《詩以言志——沈鵬讀魯迅小說二十四首品鑒》一書時,我的第一直覺,這是一本好書。如今,經過近一年時間的編校,《詩以言志》終于付梓出版。我手里拿著這冊薄薄的樣書,越發感受到了其中沉甸甸的分量。

    我想,作為這本書的責任編輯,我有責任更有義務,和大家分享我編輯此書的感受。

    這本書主要由兩部分組成:沈鵬讀魯迅小說后有感而作的二十四首組詩;李建春對沈鵬讀魯迅小說二十四首進行逐一品鑒的賞析文章。

    從魯迅小說發表至今一百多年間,有關其本人及小說的研究文章,各有特色,但像沈鵬先生這樣,用傳統舊體詩詮釋魯迅小說及魯迅精神,還是比較罕見的。每首詩均為七言絕句,二十四首,形成組詩,單首詩如“折子戲”,整組詩若“連續劇”,一幕一幕地把辛亥革命到五四時期的中國社會風貌以史詩形式展現在讀者眼前。這一技法具有中國章回小說特點,分回標目,次第開講,沈鵬先生的詩詞創作在傳統修養與現代意識的有機結合方面開辟了一條新的途徑。這是沈鵬先生組詩形式美的別具一格之處。

    沈鵬先生一生鐘愛魯迅先生著作和魯迅精神。從小學六年級在上海讀書時看見一本《吶喊》,左思右想,傾囊買下。到八十七歲高齡時,再讀魯迅小說時,當年魯迅含淚鞭笞、同情的人,他讀來也不禁老淚縱橫,故而奮筆寫下讀魯迅小說二十四首,詩中孔乙己、阿Q、狂人、祥林嫂、陳士成、呂緯甫、魏連殳、趙七爺、九斤老太、華老栓夫婦等諸多人物形象生動有趣,注入了詩人深深的情感和關愛。這是沈鵬先生組詩內容美之感人處。

    李建春撰寫的沈鵬讀魯迅小說詩二十四首品鑒系列文章,深入品析沈鵬先生對魯迅先生的情感、認知以及對魯迅精神的理解,樸實無華,內涵豐富。李建春的評論,充滿了對魯迅精神的敬仰,對老輩詩人的敬仰。他在《寄沈鵬先生》一詩中寫道:

    懷揣青蓮才,神通逸少筆。

    風云腕底生,丘壑胸中列。

    不務文辭奇,惟吟眾生疾。

    虬枝爆出花,老樹春光溢。

    尤其是“不務文辭奇,惟吟眾生疾”詩句引起我的共鳴。一語雙關,沈鵬學習魯迅先生,傳承了傳統士大夫心懷天下的文化自覺。沈鵬和李建春一詩一評,共同傳達了傳承和發揚魯迅精神的文化自覺。

    沈鵬先生的詩自有情趣,避免了“濫情”與“說教”兩大宿疾,讓我們看到詩人美好性情和心智。而李建春的評論也不是簡單地“溢美”與“拔高”,而是深度解析,有趣品鑒。

    沈鵬先生肯定李建春對他自己詩歌的品鑒和賞析:“為魯迅小說寫詩者少,既經建春君評議,將會引起讀者興趣?!鄙蝙i先生饒有興致地賦詩并揮毫手書《序詩·李建春評並書沈鵬讀魯迅小說二十四首》,詩云:

    魯迅精神啟后人,千鈞筆力鑄刀痕。

    再傳吶喊呼聲勁,吾與賢君李建春。

    沈鵬先生的詩作與李建春先生的品鑒文章涉及傳統文化的多個方面,包括哲學、倫理、教育、文藝、政治等內容,但始終貫穿真、善、美相統一這條主線。

    兩位作者字里行間深刻地挖掘了魯迅的愛國情懷、立人思想、韌性戰斗精神以及對中華民族奮發崛起的追求等等。

    而這,才是比沈鵬和李建春兩位的文采、修辭更打動讀者內心之處。曾有過那么一段時間,國人漸漸忘了魯迅,甚至排斥抑或詆毀魯迅,而沈鵬先生以詩歌的形式,致敬魯迅,李建春先生通過賞析沈鵬先生的評論魯迅小說筆下各色人物,進而點出魯迅精神的真正著眼點和落腳點,不是他們不合時宜,而是“此中有深意”。

    回顧中國的歷史可以發現,傳統知識分子的家國情懷以及文化自覺,其來有自,有著深厚的歷史傳承和積淀。東周末年,孔子開私人授徒之先河,并帶領學生周游列國,游說當政者實行他的治國方略,其根本目的,是為了恢復他心目中理想的西周政治體制??鬃涌梢哉f為后世的士大夫樹立了人生追求、文化擔當的一個高標?!洞髮W》做出了一個教科書般的解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士大夫修身齊家的最終目標,是治國平天下。這樣的文化自覺,到北宋,范仲淹闡釋為“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張載則發出這樣的心聲:“為天下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樣的使命擔當和文化理想,是古往今來士大夫精神的主流,雖歷經滄桑而不絕如縷。

    一百多年以前,面對積貧積弱的祖國,以及在三座大山重壓之下麻木不仁的國人,魯迅先生棄醫從文,他以為“救國救民需先救思想”,希望用文學改造國人的“國民劣根性”。魯迅先生的這種家國情懷,以及為之擔當的文化自覺,顯然是中國士大夫文化基因的傳承和發揚。

    沈鵬先生是一位理想主義者,他將個人的理想目標、興趣愛好與家國情懷相聯系。他十五歲時發起創辦文學刊物《曙光》并任主編。十七歲入大學攻讀文學,投身愛國學生運動,撰寫愛國文章,后轉學新聞(新華社訓練班)。十九歲起至今,長年從事美術出版工作,甘為人梯,為傳承、傳播中國傳統文化殫思竭慮。擔任中國書協代主席、主席期間,提出“中國書法可持續發展”的理念,在引領書法藝術為社會服務,提高全民藝術鑒賞方面做出貢獻。擔任中國國家畫院書法篆刻院院長后,開設講堂,制定并貫徹“十六字方針”(宏揚原創,尊重個性,書內書外,藝道并進),培養書法研人才。而這“十六字”的意義甚至超出了書法教育的范圍。他熱心公益事業,長期大量捐款,向五處藝術館捐贈個人優秀作品、名人字畫等。前年扶持、鼓勵詩書畫全面發展人才,中華詩詞學會捐資設立“沈鵬詩書畫獎”;今年年初,為鼓勵全國高校青年學子自立自強,在“中華傳統文化民生獎學金”中設立了“沈鵬民生獎學金”;今年四月底,為弘揚書法藝術,又在北京華民慈善基金會設立“沈鵬書法公益基金”。沈鵬先生宣傳魯迅,致敬魯迅,可謂是其一貫自覺發揚傳統士大夫家國天下的文化自覺精神之身體力行。

    如今,中國人民早已站了起來,基本實現了小康,正走在實現民族復興的中國夢的康莊大道上。21世紀,我們面對的國際環境更加復雜多變,國內的價值生態更加多元,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魯迅先生的憂國憂民的情懷和文化自覺,仍然是我們新時代取之不盡的精神力量和智慧源泉。我想,這也是習近平總書記視魯迅著作為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高屋建瓴地肯定和提倡魯迅資源的當代價值和傳承方式的重要原因。

    在五四運動100周年,魯迅小說《狂人日記》發表101周年之際,僅以此,推薦《詩以言志》,致敬魯迅先生,致敬那些予我們智慧和力量的先賢。愿我們在傳統文化的滋養下,重啟文化自覺,重塑文化自信。

          
     
     
     
    真人街机在线捕鱼 股票指数分析 佳永配资体验 湖北快3带线走势图 体彩7位数中奖规则 新疆11选五走势图表 辽宁11选5可以买多钱的 全球指数行情行情中心股票网查询 有没有江西快3网址 大乐透预测最准十专家 安徽十一选五今天预测